墨西哥的毒贩有多嚣张?问出这个问题的你可能不知道墨西哥毒枭组织的武装分子敢公然和政府开战,而且居然还打赢了。

墨西哥警方居然将43名抗议毒品的学生交给毒贩处决,让全世界都为之震惊。近十年的时间里墨西哥上百名禁毒市长、数千名缉毒杀害,还有数百名卧底黑帮的战士被暗杀。

就是在这样一片罪恶的天堂里,到处是毒贩的土地上,存在着一个墨西哥第一大毒枭,江湖人送外号“矮子”的毒枭教父:华金·古兹曼。

他杀人放火恶贯满盈,是向美国贩毒最多的老大,美国财政部认定他为世界第一毒枭,正是他建立了被中情局称为“全球最大贩毒利益集团”的锡那罗亚卡特尔。

他是真正的毒枭之王,权力通天,民间认为他是墨西哥“另一位总统”,曾经三度被捕,两次离奇越狱。

那么30年的时间里,他又是如何从一个半文盲的农村娃变成染指48个国家的全球最大贩毒集团老大的呢?

华金·古兹曼出生在墨西哥的毒品之乡巴迪拉瓜托市的锡那罗亚,自小家境贫寒,跟当地许多农民一样以种植和罂粟为生。

家庭困难、当地教育资源的缺乏让他只读到三年级便辍学回家帮忙生计,算是半个文盲。贫苦的生活让他深恶痛绝,他发誓一定要跑出大山,去大城市里“出人头地”。

机会总是给“有梦想”的人,长大后的拉兹曼经同乡介绍投入到当时的墨西哥黑帮教父菲利克斯·加拉多的门下,并开始从事贩毒事业。

加拉多是警察出身,后来受不了金钱的诱惑投身黑道,吞并了锡那罗亚州的大小毒贩,创建了著名的贩毒集团“联合会”。

没文化没资本的拉兹曼在瓜达拉哈拉犯罪集团中也只能从一个小喽啰做起,但他很快就得到加拉多的欣赏和扶持。

由于个头矮小的原因,古兹曼在黑帮中也没少被人嘲笑,因此古兹曼立威的手段就是他狠辣的作风。

但凡每次毒品交易时迟到或者胆敢以次充好,他便二话不说直接开枪崩了对面,从而保证自己快速、准时、高质量的“运毒口碑”。

这份果决狠辣的执行力很快让他成为老大加拉多的心腹,不到30岁的时候华金·古兹便开始出任集团干部,一时风头无两。

当时哥伦比亚毒枭才是向美国消费市场贩制的主力军,墨西哥在这当中只能扮演中间转销的二流货色,而且哥伦比亚到美国的海运通道才是“吃肉的”,掌握墨西哥到美国的陆路通道的墨西哥毒枭们只能“喝口汤”。

对此,一心想搞事业的古兹曼是不服的,他决定全方位打造墨西哥为“毒品王国”。

这个时候美国送来了“助攻”,80年代中后期美国政府开始大力打击南美洲毒品进入美国的海运通道,一时间哥伦比亚海上贩毒大受打击,墨西哥贩毒集团的陆路通道成为了大家争相示好的香饽饽。

古兹曼这个时候借机认识了哥伦比亚人埃斯科巴,当时的南美洲第一毒枭,从此有了稳定货源的他更加如虎添翼,在集团内的地位和势力越来越高。

阻断了哥伦比亚的海上贩毒道路,又来了墨西哥更加频繁的边界运毒,美国缉毒局不得已派出大量的特工和线人前往墨西哥打击毒贩交易。

不然说加拉多的黑道霸主之名名副其实,不仅对当地政府嗤之以鼻,对美国派来的特工也照样虐杀不误。

1984年,在一个叫“kiki”的美国卧底特工的帮助下,墨西哥政府一举捣毁了瓜达拉哈拉集团约15000亩的种植园,狠狠的咬下了瓜达拉哈拉集团的一口肉。

加拉多气得暴跳如雷,叫古兹曼绑架虐杀kiki。一个月后,kiki的尸体在马路边上被人发现,肋骨尽断,气管破裂,遍体鳞伤,画面惨不忍睹。

如此穷凶极恶地杀害自然激怒了美国,华盛顿方面当即给墨西哥政府施压,要求马上开展“毒品战争”,对瓜达拉哈拉集团进行强烈打击。

加拉多也为他的嚣张付出了代价,1989年他被捕入狱,集团就此一分为三,古兹曼趁混乱之际争权夺势,直接抢占有力的一条“黄金”贩毒通道,一举成为三个分裂势力中最大的那个,即为锡那罗亚贩毒集团首领。

继承了加拉多的大部分产业,古兹曼在贩毒事业上继续做大做强,不断地“推陈出新”,可谓是玩出了新花样,甚至做到了权力一度超过总统的的地步。

2009年的时候福布斯公布的全球权力排行榜中,古兹曼的权力排行到达第41位,比当时俄罗斯总统梅德罗杰夫和法国总统萨科齐都要高。

2011年时福布斯全球十大恶人榜上古兹曼“踢”下了死去的,登顶榜首,如此厉害的“成绩”自然少不了他的苦心经营。

在古兹曼创立锡那罗亚卡特尔的时候,他先是花费重金打造一次性潜艇在墨西哥和哥伦比亚之间搞海底毒品运输,又别出心裁的在墨西哥和美国之间挖了上千条通道进行隧道运毒,里面的通风照明乃至铁轨都一应俱全,真的是“贩毒界”的人才。

靠着这些新颖的贩毒想法,古兹曼总是先行一步,其他人虽然也争相模仿,但他的金钱和势力率先庞大起来,他开始利用这些金钱打通政府的门路,使他的贩毒之路越来越顺畅。

古兹曼的江湖地位一步步拔高,他还想进一步扩张生意的时候,遭到了同行的眼红和“捅刀”。

当时墨西哥的提华纳市是挖地道的宝地,可这里是加拉多的侄子菲利克斯兄弟的地盘,这两人做事极其不讲究,丧尽天良。

古兹曼这边派出了一位亲信过去打算与之商谈瓜分利益,可是菲利克斯二话不说把人给杀了,还把亲信的家人老小都给灭口了。

古兹曼大吃一惊,还未做出下一步行动的时候,菲利克斯兄弟又盯上了他的另一外亲信帕尔马。

菲利克斯兄弟派人帕尔马妻子后又杀害了帕尔马,接着把两个不足五岁的孩子溺死。此外这两兄弟还虐杀了一些锡那罗亚集团的主干,用炸弹炸了古兹曼的一个住宅。

对此古兹曼自然恨得咬牙切齿,他开始重金请来雇佣兵,又行贿了墨西哥警方。在1992年的11月8日,古兹曼带着大批人马扮成警察突击菲利克斯兄弟所在的一个夜总会,虽然干掉了对方不少人,但是菲利克斯兄弟还是侥幸逃脱,

之后双方开启全面对抗,1993年菲利克斯兄弟打探到古兹曼将搭乘飞机,于是提前埋伏准备刺杀古兹曼。

地点是没错,可是车搞错了,菲利克斯兄弟派的人拿着枪一阵扫射,错杀一名德高望重的天主教教主,而不远处的古兹曼听到枪声后早早就掉头离开。

这下子捅了烦,墨西哥接近90%的人信奉天主教,贿赂也不好使了,来自教廷和国际社会的双重压力迫使墨西哥政府全力缉拿挑起事端的双方。

古兹曼也不得不暂避风头,终于古兹曼迎来了他人生中第一次入狱,1993年6月古兹曼在国外的时候被人出卖后终被抓捕,随后转移到墨西哥监狱,被判20年有期徒刑。

人抓到了,总算给大众一个交代,可是一阵子热度退散过后,古兹曼用金钱在监狱里开道还是个“大爷”。

他用大把的钱贿赂了监狱里面的诸多人员,依然在狱中过着豪华的生活,甚至不影响他在外面的贩毒交易,在狱中就能掌控外面的一切,反而还迎来了“天时地利”,越做越大。

1994年美国威逼墨西哥加入北美自由贸易区,这下好了,没什么关税的情况下美国大量的物美价廉的农产品开始挤兑墨西哥本地的农民,导致他们连温饱开始维持不住。

无奈之下,这些农民只能跟着古兹曼等毒枭种植等毒品植物,收入差不多翻了30多倍,客观上帮助了古兹曼的势力扩大,直至锡那罗亚集团掌握超过2.3万平方英里的毒品种植园。

期间还有令人想不到的“联动”,上个世纪墨西哥毒品还是以为主,可是的庞大市场已经露出雏形。

古兹曼想着与时俱进,就派人去中国寻找当时“名声大噪”的刘招华(中国的毒枭大王,化学天才,据他自己说制作只往国外卖)制造。

不过没能找到刘招华,手下却带回了两瓶老干妈,古兹曼一尝,发现味道还不错,然后灵光一闪搞出个墨西哥山寨版的“老干妈”品牌调味酱,虚虚假假地用来运毒。

随后古兹曼又联系上墨西哥的华裔毒枭叶真理提供毒品的原材料,从此一跃而成最大毒枭集团。

也不知道是不是为了掩人耳目,明明古兹曼可以很轻松地出狱,可是硬是在狱中待上了许多年,直到2001年的时候美国坚持要把他引渡过去时这才把他吓到,决定离开监狱。

是的,是离开而不是逃离,就在美国想要引渡的前一个晚上,民众都猜测认为,古兹曼很可能就是闲庭漫步般大大方方地走出监狱,因为那几天的监控录像被删得精光,毫无证据。

而官方给出的说法是,古兹曼买通了一个监狱社工,把他藏在运输箱里送了出去,这说法难免显得有些荒诞,如果是真的只能说墨西哥监狱跟筛子一样。

没有人会嫌弃自己的“贩毒地盘”越做越大,古兹曼又把目光盯在了墨西哥贩毒界的“兵家必争之地”—华雷斯城。

他吸取了菲利克斯兄弟的教训,直接派雇佣兵暗杀掉华雷斯城的毒贩头子,这次做法却也进一步激起了毒贩们攻占地盘的野心,墨西哥就此陷入毒贩互相攻伐的混乱时期。

墨西哥新一轮总统上台后开始大力打击毒品,古兹曼另辟蹊径,不仅不害怕还十分兴奋地贿赂勾结,通过出卖消息,利用政府的警力打压道上的同行,甚至是集团内部的“不听话”干部,

不过墨西哥毒贩们线年开始的墨西哥禁毒战争前后五年的时间约死了六万人左右,鲜血沾染了墨西哥的大街小巷。

虽然古兹曼也会稍作掩饰,比如2010墨西哥政府抓起的几万人贩毒人员当中有1000是锡那罗亚集团,可是瞒不过有心人,最终古兹曼的家人还是被对手报复。

古兹曼的一个儿子和老情人被对手雇佣杀手残忍杀害,愤怒的古兹曼当即报复回去,每个月都要杀掉对方上百人,直到政府眼看冲突愈加升级,就派了2000人的士兵前往锡那罗亚州阻止这场严重破坏社会安全的黑吃黑。

不过古兹曼的儿子也挺多的,悲伤过后也不耽误古兹曼继续在外面风流快活,谈情说爱。他看上了一个18岁的选美模特,安排了她一个选美冠军之后就娶回了家,之后这个“小老婆”为古兹曼生了一对女儿,自从更加宠爱有加。

2014年,古兹曼在墨西哥海滨城市的豪华别墅度假时,政府人员得到消息后前往抓捕时他从地下逃脱。

之后他不仅没有马上回去自己的老巢锡那罗亚州,还去看望同一城市内的选美美娇妻以及可爱的双胞胎女儿,然后又被抓了。这次亲人在身边,古兹曼没开一枪就被抓捕入狱。

墨西哥政府成功捕获古兹曼一时间也是出尽了风头,可是很快他的二次越狱又狠狠打了墨西哥政府的脸。

这次古兹曼被关押在墨西哥安保级别最高的监狱,全天候24小时盯着,差不多每天一个小时时间放风,就这样古兹曼还是利用牢房内唯一的死角—一块淋浴房窄小的档板逃了出去。

原来,他安排好监狱外的人,想尽办法挖了一条隧道精准直达监狱沐浴房的死角处,隧道内氧气设备、照明应有尽有,甚至还有摩托车。

为了这一天的到来,古兹曼每天都要在沐浴房内徘徊二十多分钟以打消监视狱警的怀疑,最后成功逃脱,据悉这次越狱行动至少花费了古兹曼5000万美金。

不过古兹曼到底被美国人盯上了,很快就又重新入狱。第二次越狱后的半年,古兹曼跑去度假,又被密切监视的警察包围了。

他在别墅里再一次使出了“地遁术”,可惜这次没用,当他费尽千辛万苦爬到地道的另一端出口时,警察早已等候多时,并且之后就被引渡到美国的最高级别监狱。

此后他一直被关押在美国,2019年时候被判十项罪名成立,据说被没收了126亿美金的资产。

听到这个消息美国方面宣称这是人类战胜罪恶的胜利,墨西哥人民也跟着乐,可是那些赃款却进了美国人的口袋,并没有还给墨西哥人民。

古兹曼虽然进监狱了,但他的集团并没有就此倒下。他的三个儿子继承了他的贩毒渠道和实力,特别是他的三儿子奥维迪奥,都快有青出于蓝胜于蓝的架势了。

早在2012年,奥维迪奥就登上美国指定毒枭的制裁名单,这一年他刚22岁。古兹曼进监狱的期间正是他带领着古兹曼家族扛住锡那罗亚内部的分权危机,赢得众人的推崇。

而且年轻人还十分有“想法”,他觉得这个时代可卡因和已经不够潮流了,直接推陈出新,搞出更受年轻吸毒者们偏爱的芬太尼,这是一种隐蔽性更好的新毒。

2019年,美国联合墨西哥政府针对奥维迪奥进行抓捕后,居然爆发了一场墨西哥政府同贩毒武装分子的战争。

当天“三公子”被抓之后,就有超过700人拿着枪的亡命之徒迅速开车前往城内的警局进行猛烈攻击,以城市为战场,造成了大量的平民伤亡。

眼看事态扩大,墨西哥政府一来没能强力下去,二来居然怂了,时任总统洛佩兹下令立即释放奥维迪奥,理由是不能再有件的发生。

这波操作如果是第一次听说墨西哥政府作为的人可能会感到迷惑不解,有了解它过去的表现就该见怪不怪,正规军打不过毒枭私人武装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反正就很墨西哥。

奥维迪奥得到释放后,古兹曼家族为了感谢洛佩兹的“深明大义”,宣布为此次的冲突损失全部负责,赔偿居民的损失。

这也不是古兹曼第一次用金钱收买人心,锡那罗亚的农民们受过古兹曼的“帮助”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更魔幻的是,2020年3月,洛佩兹还千里迢迢亲自赶往锡那罗亚州,同古兹曼的母亲亲切握手,并且古兹曼的律师还跟洛佩兹勾肩搭背地商量着古兹曼保释的事宜,这天正好是奥维迪奥30岁的生日。

如此看来,古兹曼进去了,但是贩毒集团的罪恶权力还是被他儿子顺利继承,奥维迪奥这个或许是墨西哥新一代毒枭大王的年轻人已经初露狰狞。

如今“矮子”毒枭王古兹曼三度入狱,而且看样子也不太可能再出来,但墨西哥的毒贩依旧猖狂跋扈,毒贩们甚至冠冕堂皇地称向美国贩毒就是在对抗美国。

墨西哥的地缘环境和社会文化注定了它的毒品问题错综复杂,如何从毒品泥潭中挣扎而出、结束混乱,或许墨西哥上到政府官员、下至种的乡下农民心中都没有真正的答案。

作者 bet365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