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格兰被诺曼人征服之前是在盎格鲁撒克逊人统治下的,征服者威廉在成为了英格兰国王之后收缴了当时英格兰贵族们的土地,之后通过分封新贵族的方式对土地进行了重新分封,为他的统治建立了坚实的基础。

在诺曼人征服英格兰之前,盎格鲁撒克逊人统治了英格兰长达近600年,他们建立了许多的王国与公国,建立了属于盎格鲁萨克逊的社会,也建立了自己的文化与生活。尽管这些王国与公国之间时常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引发战争,但总体而言盎格鲁萨克逊在英格兰的根基是稳定的。

这一时期的英格兰以农业为主的,由于此前多次战争和维京人掠夺的关系,盎格鲁萨克逊统治下的英格兰无论是农业技术还是知识普及率都受到了极大的破坏,原本就不识几个大字的平民更是直接变得目不识丁,为此从早期的七王时代,众国王就试图和教会合提高识字人口的数量,但并不是所有自由人都能支付足够的学费进入教会学校学习,况且就算人人都能支付学费,教会学校的数量也不够,所以教育改革一直到阿尔弗雷德大帝时期都不怎么成功。

盎格鲁撒克逊人的国王还非常热衷于制定各种各样的宪法,这也许是为了保证他的统治权,但也确实给予了部分人法律保护。例如根据《肯特法》的规定,械斗致使他人耳朵受伤要赔偿30先令,致使他人伤残赔偿30先令,打伤他人的眼睛赔偿50先令。

不过这个赔偿是针对英格兰贵族子弟和英格兰自由民的,也就是说奴隶的赔偿是另一回事了。盎格鲁萨克逊时期的英格兰社会上主要分成两种人,一种是奴隶,另一种是自由民。奴隶是贵族或者商人的私有财产,当时盎格鲁萨克逊统治下奴隶的来源主要有两种,一种是通过战争将对手的领民奴役,被俘的贵族也有可能会变成奴隶,另一种是从非洲买来的黑奴。

不过也有一种特例,那就是在饥荒时期,自由民甚至一些破产的小商人和小贵族,可以通过将自身出售为奴的方式换取活下去的机会。根据规定,贵族和商人作为奴隶主有义务管住自己的奴隶,假如说奴隶犯下了罪行,那么他的主人也将受到同等级的惩罚。

除了经济处罚外,盎格鲁撒克逊人还有一些其他的惩罚方式,比如盎格鲁撒克逊人传统上对杀人犯绝不姑息。但也有特殊情况,如果负责审判犯人的不是国王的审判团,而是来自教会的牧师,那么罪犯还有一丝活命的机会,代价是支付一条手臂或者一条腿,当然受制于当时的医疗条件,即是犯人有幸遇到了牧师负责审判,也得能挺过伤口感染的风险才行,这么看来反而不如遇到国王的审判团还能痛快点。

当时国王的法律还规定了一些宗教活动和生活习俗,比如国王的法律规定婴儿只能在星期天进行洗礼,人们要遵守教会的斋戒传统。残疾人或者精神智力残障人士的监护人必须看管好被监护者,否则将因受监护者犯下的过错接受惩罚。

结婚需要提交身份信息,证明婚配双方没有直系血缘关系,相关调查由教会进行,如果虚报瞒报将会受到处罚。

国王还规定了婚姻法律,婚配双方中的男方需要向女方支付彩礼,彩礼的接收方可以是女方本人也可以是女方家长。而女方在收到彩礼后应当支付回礼,当婚礼完成后,男方还需要再支付一分晨礼给女方,

这份财务将成为女方的私有财产,任何人都不得干涉。没错,盎格鲁撒克逊人的法律是支持女方拥有自己财产的。同时国王的法律还规定不得强迫丧偶女性在非自愿的情况再婚,也不得强迫她们进入修道院。

盎格鲁撒克逊人的财产继承法也颇有意思,它经历了两个阶段。在盎格鲁撒克逊人刚刚征服英格兰的时候,它们习惯于平分的方式,每个家庭中的子女地位都是相等的,当孩童们成长到12岁的时候就算成年了,他就拥有继承财产的权利了。

后来随着受到当地文化和其他外来文化的影响,盎格鲁撒克逊人也采用了长子继承法,其他孩子则被送进修道院学习,如果找不到联姻对象,他们就会永远地侍奉神明或者学习一门手艺,成为工匠或者贵族侍从。

当年盎格鲁撒克逊人入侵英格兰的时候,他们将战败的布里吞人奴役,剥夺了他们的土地,将他们彻底打成了一无分文的奴隶。

随着盎格鲁撒克逊人建立了自己的统治,他们将英格兰的土地进行了重新划分,以几位军事首领为核心建立了几个王国和公国,而忠于他们的数百个得力干将都成为了贵族,这些人的家属也成为了统治一方乡里的小贵族。

盎格鲁撒克逊人根据自己的习俗对当时英格兰传统的土地法进行了改动,将英格兰的土地划分成了耕地牧场公田。撒克逊人组成的乡镇地区组建了一种有趣的组织,如果用现代的角度来看,应该是一种原始公社。这种组织是由村镇里的多位德高望重的长者和领主来制定耕种计划,然后通过全体撒克逊人村民举办的大会,来决定每一个人能够获取多少收成。

后来基督教教会逐渐成为了英格兰的文职要员,在教会的帮助下,国王出台了全新的土地法文书,规定土地完全由受赐封者所有,领主有权代替国王制定税收金额并向土地居民收取税金,并制定各种法律。国王还在各个封臣的领土上安插了由数百人组成的司法情报机构,用于监视各领主封地上的土地与粮食征收情况,领主权力的加强意味着英格兰进入了封建时代。但是这也带来了另一个问题,那就是伴随着对封臣的封赏册封,国王手中的土地变得越来越少,而控制土地的领主则变得越来越多。

另一个土地持有者就是教会了,由于教会的各方面权利,他们的土地并不比各个领主少,有些时候一些领主还会委托教会担任自己领地的管理人,协助自己收取土地租金。这里提到的租金是指自由民或者商人,通过支付一定金额的货币从贵族或者教会处租赁土地,自己掌握一定的生产技术,拥有自己的劳动工具,拥有较高的生产自由,因此这两种身份的人与领主之间的依附关系并不算很强,大概算是盎格鲁萨克逊时期的英格兰版佃农或者富农吧。

不过随着土地封赐行为的滥用化,领主们的权利也进一步的得到了加强,昔日的土地租赁方也难以支付日益增加的租金,最终许多原本租赁土地的自由民和小商人逐渐的变成了领主雇佣的长工或者零工,而破产的租户和一些破产的小贵族则变成了依附于土地所有者的农奴。这也导致了盎格鲁萨克逊末期时,英格兰的土地上贵族冲突和各种民间动荡冲突几乎成了一种普遍现象,直到诺曼的威廉征服了英格兰,才结束了这种混乱。

由于国土的零碎化加上各地贵族拥有自己的司法权,盎格鲁萨克逊时期的英格兰并没有形成统一的土地法,甚至无法构建起一个大概的土地法框架出来。直到诺曼的威廉征服了英格兰之后,才出台了一分土地法框架。

作者 bet365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