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用名何芑荪,直隶(今河北)藁城人。先后在长城抗战和卢沟桥抗战中率部抗击日军,以机智顽强的作战风格著称于世。1939年1月秘密加入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历任水利部副部长、农业部副部长等职。1980年逝世后,遵其遗愿,将骨灰分撒在卢沟桥和淮海战场。

“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二十九军的弟兄们,抗战的一天来到了……”这首广为传颂的《大刀进行曲》,表达了中国人民抗击日本侵略者的强烈感情和必胜信心,在抗战中发挥了巨大的鼓舞作用。

这首歌是当年29军长城抗战的线旅副旅长何基沣和众将士在喜峰口一战打出威名。

当日下午,29军37师109旅副旅长何基沣率部先行抵达喜峰口接防。为鼓舞士气,何基沣慷慨陈词:“吾辈受人民养育深恩之军人,当以死报国,笑卧沙场,何惧马革裹尸。战死者光荣,偷生者耻辱!”在他带领下,官兵们斗志昂扬,以劣势装备与日军展开激战。

由于枪械陈旧,弹药不足,加上山高路滑,士兵发挥29军善用大刀的传统,与日军进行近距离肉搏战。

经过几天艰苦鏖战,喜峰口附近几处高地,得而复失,失而复得,来回拉锯,双方伤亡都很大。经过反复思考,何基沣提议采用迂回夜袭战术,偷袭日军宿营地。

3月11日深夜,29军兵分三路,向日军阵地悄悄贴近。在夜幕笼罩下,中国官兵们如从天降,挥舞着大刀,向沉睡的日军砍去,沉寂的山头,顿时杀声震天。

1936年,上任不久的日本华北驻屯军司令田代皖一郎和北平特务机关长松室孝良企图软化29军官兵,达到不战而占华北,进而吞并全中国的目的。

6月6日,冀察政务委员会在北平怀仁堂举行中日军官联欢宴会,何基沣等29军军官出席。

酒酣之际,委员会军事顾问松岛突然开始跳舞,继而舞刀,神情狂妄,气焰嚣张。顿时宴会气氛急转直下,“亲善”气息荡然无存。

何基沣按捺不住满腔激愤,纵身跳上一张桌子,高声唱起《黄族歌》:“黄族应享黄族权,亚人应种亚洲田。青年青年,切莫同种自相残,坐教欧美着先鞭……”

在激昂的歌声中,29军军官们纷纷拿出大刀,准备随歌起舞。最后,联欢宴会不欢而散,29军军官们雄赳赳、气昂昂地迈出怀仁堂。

1937年7月7日夜,卢沟桥事变发生。29军官兵坚决抵抗,打乱了日军作战计划。为等待援兵,日军几次提出谈判以拖延时间。

7月10日上午,中日联席会议召开。会上,日本驻屯军参谋长桥本群说,7月7日夜,中方在卢沟桥率先开火。

话音刚落,何基沣立即反驳:“这是颠倒黑白!7月7日晚上10点40分,是你们在卢沟桥畔率先开枪。”

桥本群坚持要求中国军队撤出宛平城。何基沣大笑道:“桥本先生,请去问问卢沟桥上的狮子,如果桥上的400多只狮子异口同声让你们过去,我就后撤!”他接着对日方代表愤怒地说:“中国人不是好欺侮的!中国的军队也不是好惹的!中国的领土一寸也不让人践踏!”日方代表恼羞成怒,用武士刀直逼何基沣。何基沣毫无惧色,掏出手枪对准日方代表。

谈判无果而终。与此同时,日军从各处调集重兵,向宛平城集结。7月28日,日军向29军军部驻地大举进攻,孤立无援的29军被迫撤离北平。次日,北平沦陷。

8月初,何基沣率部沿津浦线边打边撤,阻滞日军前进,并在津浦线沧州、泊头、德州等地多次进行血战。

作者 bet365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