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李大锤,没错我去上学了,而且并没有哭。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终于开始学鸟,关注比较多,最近被一张图刷屏了。

最后一只已知的小蓝金刚鹦鹉野外个体死亡,但情况可能比我们想象中的要好一些。

小蓝金刚鹦鹉学名斯皮克斯金刚鹦鹉,这个名字来自德国生物学家约翰·冯·斯皮克斯。

1817年,斯皮克斯和植物学家卡尔·冯·马修斯受国王派遣,随一群奥地利博物学家到巴西考察,并在巴伊亚州东北部的里约圣弗朗西斯科打下了一只蓝色鹦鹉,制作了第一个标本。

斯皮克斯金刚鹦鹉是金刚鹦鹉中体形较小的,但也能长到55到57厘米。因为全身蓝色,也被称为“小蓝”,野外平均年龄约28岁,人工饲养的最长寿命可达40岁。

2011年上映的动画电影《里约大冒险》,主角就是小蓝金刚鹦鹉。故事开始于一只生活在美国明尼苏达州小镇上的仅存的公小蓝金刚鹦鹉。有一天,一个鸟类博士图里奥来到了这里,告知鹦鹉的主人琳达,小蓝金刚鹦鹉处于灭绝边缘。于是,为了拯救小蓝金刚鹦鹉,他们从美国出发飞往巴西里约热内卢,开启了一段充满异域风情的冒险之旅。

因为《里约大冒险》的热播,小蓝金刚鹦鹉受到了广泛的关注。这个故事取材于小蓝的真实生活情况。事实上,野外的小蓝金刚鹦鹉自2000年就已不见踪迹。因其栖息地尚未彻底调查,IUCN红色名录只将其列为极危(CR),而不是野外灭绝(EW)。

从被发现开始,小蓝的命运就不太乐观。据报道,巴西大量砍伐原始森林,火耕,以及建造水坝,破坏了栖息地,让只生活在圣弗朗西斯河盆地的小蓝处境艰难。它的美貌也引来了盗猎者的觊觎,高价收购更是让鹦鹉的命运雪上加霜。

野生个体在受到刺激后很容易死亡,运输途中不精细的饲养,也会造成很大的损失。根据IUCN红色名录引用的数据显示,捕捉个体中有90%会死去。也就是说饲养一只野生个体,背后就有九具它们同类的尸体。

鹦鹉是极为聪明的鸟,长期的囚禁状态会让它们出现拔自己羽毛之类的刻板行为。如果一只鹦鹉不停地对你弯腰,它可不是在鞠躬,更可能是长期试图飞翔而不得留下的后遗症。

2016年,一只小蓝金刚鹦鹉在巴西巴伊亚州被拍到,大家欢呼雀跃“小蓝又回来了”,但巴西鸟类保护社团表示,这只鸟很可能是偷猎者因为害怕被拘捕而放生的——它只是只圈养鸟。

小蓝虽然是巴西鸟,对它的保护却一直受到国际关注。其中最著名的组织当属位于卡塔尔中部的阿尔·瓦布拉野生动物保护中心(AWWP)。AWWP的创办人是卡塔尔王子谢赫·沙特·本··本·阿里·阿勒萨尼,作为一只高贵(且富有)的白袍,卡塔尔王子把对稀奇野生动物的热爱发展得非常积极。

为了恢复小蓝金刚鹦鹉的数量,财大气粗的卡塔尔王子不仅购入30多只被圈养的小蓝进行繁育,还购入2780公顷的土地用于小蓝复育项目。它拥有的庞大资金和技术,使这里很快就成为有最多小蓝的机构。

2014年谢赫·沙特·本··本·阿里·阿勒萨尼(别拦着我,就要写全名)去世,AWWP的保育工作却持续了下去。

另一个著名的抚育机构,是位于德国勃兰登堡的的ACTP——德国尽人皆知的世界珍稀鹦鹉抚育机构,其工作就包括了斯皮克斯金刚鹦鹉种群恢复计划。

如何让小蓝重回天空,一直是大牌机构们积极思考的问题。ACTP与AWWP之间的合作项目进展非常顺利,他们时常一起分享交流信息,交换符合繁殖条件的成鸟,以期通过完美的持续合作实现梦想,将这种濒临绝种的鹦鹉送回巴西本土栖息地。

小蓝金刚鹦鹉是一夫一妻制,由于繁育数量不足,专家一直担心基因退化问题。在过去的几年中,两家机构在相关项目中进行了大量的研究,成功引入人工授精技术。这项技术让之前没有成功繁殖的雄鸟获得了额外的机会,这有助于增加下一代鸟儿的遗传多样性。甚至在雌雄比例不均衡的种群中,让一些雌鸟通过基因配对生产出受精的蛋。

如何让鸟儿学会野外生存技巧,也在机构的考虑范围内。他们曾尝试让小蓝的近亲,紫蓝金刚鹦鹉教会小蓝。2016年德国的 ACTP 产生了一只由双亲抚育的小蓝金刚鹦鹉。这是斯皮克斯金刚鹦鹉放生野外进程中的里程碑事件。

2015年3月份,两只小蓝金刚鹦鹉 Crala和Tiago 从柏林的ACTP护送到巴西,这次捐赠旨在增加巴西当地的物种数量,以回馈巴西政府和人民对这一物种的支持。

这两只小鸟的名字 Carla与Tiago 来源于轰动一时的电影《里约大冒险2》。

Carla与Tiago 令人激动的旅程是在德国政府与自然保护机构的密切合作中进行的,两只小蓝在隔离观察后,被小心送入斯皮克斯金刚鹦鹉繁育机构 “NEST” (New Ecological Scientific Treatment)。

该组织主要集中在紫蓝金刚鹦鹉、李尔氏金刚鹦鹉和小蓝金刚鹦鹉的科学研究上。有趣的是,“nest” 刚好是“鸟巢”的意思。

为将小蓝金刚鹦鹉重新引入野外,2016年7月,巴西环境部与包括ACTP和AWWP在内的6家国际环保组织建立正式的伙伴关系,并通过正式法令在小蓝金刚鹦鹉的历史栖息地建立一个野外恢复中心,以保障小蓝的安全。

而在今年的世界环境日, 巴西总统米歇尔·特梅尔(Michel Temer)签署了一项对小蓝金刚鹦鹉及其栖息地的其它物种极为重要的法令,他在巴西巴伊亚州的一个野生动物保护区签署了12万公顷的土地。这一地区正位于最后一只小蓝金刚鹦鹉出现的地方。

截至2015年底全球共有127只斯皮克斯金刚鹦鹉:AWWP(卡塔尔) :86只(36只雄鸟,50只雌鸟)ACTP(德国):12只 (7只雄鸟,5只雌鸟)NEST (巴西): 12只瑞士:17 只

2016年,又有21只小鸟被孵化——其中17只出生于AWWP,4只出生于ACTP。

最初计划当小蓝的全球数量达到150只时,将实施野外释放方案。本来规划2020年进行, 但150只的数量在2017年提前实现了。

今年,由于卡塔尔处于政治动荡中,AWWP将其所有重要物种从卡塔尔运出,小蓝金刚鹦鹉及李氏金刚鹦鹉暂时存放在德国的 ACTP。这次转移,使ACTP拥有了世界上90%的圈养小蓝金刚鹦鹉。AWWP则保留鸟类的所有权, 从而仍然在项目中发挥积极的决策作用。

另一方面,一旦巴西的土地上新设施完成,大量的小蓝鹦鹉将被转移到巴西。德国则保留一定数量作为后备保障。

如果小蓝金刚鹦鹉真的重归野外,那将是史无前例的举动——还没有任何一种已经野外灭绝的鹦鹉被重新放归过。

《里约大冒险2》里,布鲁和珠儿在森林中找到了自己的家人——一群幸存于森林深处的小蓝金刚鹦鹉。虽然电影《里约大冒险》是虚构的,但在野外重新见到小蓝并不只是梦想,甚至在近几年内就可能实现。

“我们所进行的斯皮克斯金刚鹦鹉繁育计划与野外放生计划,相会成为《里约大冒险3》最理想的剧本。” 鸟类繁育工作者Sydow说。

来自巧巧的PS:无论是什么物种,复育的难度都不会亚于原地保护,但在原地保护已无希望的时候,复育便成了最后一根稻草。成文后,我们请教了身边研究鸟类繁殖的专家胡运彪老师,对于小蓝的重引入,他仍持悲观态度,因为,目前幸存的小蓝个体里,大多数雄鸟的活力很低,受精成功率非常不高,大约有一半的鸟蛋不能成功受精;且,鹦鹉作为一类高智商鸟类,找对象有时会比较挑了~想要保证其能够自然繁育成功,便要满足两个条件:1、选出活力足够好的雄性;2、这些活力好的雄鸟能被雌鸟看上,这样才能保证自然受精的成功率。不是每一种极危的物种都能有朱鹮的幸运。复育项目对小蓝而言,是物种悲剧中现存的最后一道希望的银边。对于我们仍然拥有的物种,别让有效的保护来得太晚。

作者 bet365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