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图:在金山郊野公园附近的大埔道,有市民拿出三大袋面包皮倒于地上,吸引过百只猴子前来争食。

中图:九龙公园经常有数以百计野鸽飞舞,记者看到一名男子拿着大袋雀粟前来餵鸽。

右图:牛头角街市旁的巴士站有大量野鸽聚集,一名老翁取出粟米,群鸽立即飞到其身边等吃。

近年野猪为患,其主要原因是人为餵饲引起,因此渔护署正研究修订《野生动物保护条例》(第170章)下指明“禁止餵饲任何野生动物的地方”(禁餵区)扩展至覆盖全港,并提高最高罚款由一万元至十万元及监禁一年。

消息一出,顿时引起社会对野生动物或驯化类动物的关注。香港不少市区与山脉接壤,市民接触野生动物的机会频繁,再加上流浪动物出没,若未能清楚了解禁餵野生动物法例,随时堕入法网。\大公报记者 余风、苏荣(文) 卢刚昌(图)

本港多区深受鸽患所困,大公报记者近日走访多处均看见大量野鸽,并在牛头角街市、尖沙咀九龙公园及旺角水渠道等地目击有人餵鸽。其中在牛头角街市旁的巴士站经常有大量野鸽聚集,当一名老翁到达,群鸽即迅速飞到其身边,老翁从衫袋取出粟米餵鸽;九龙公园更是野鸽公园,经常有数十只飞舞,下午时分,记者看到一名男子拿着大袋雀粟前来餵鸽,及后地上留下不少雀粟碎。有管理员向记者说,上址最少有五个人常来餵鸽。

现时市民餵饲野鸽并不违法,政府于2003年加强执法,食环署于当年10月2日起,根据《公众洁淨及防止妨扰规例》检控餵饲野鸽弄污公众地方人士,违者可被罚款1500元。

渔护署自1999年起根据《野生动物保护条例》,将金山、狮子山及城门郊野公园、大帽山郊野公园的部分地区、大埔滘自然护理区、邻近大埔道之郝德杰道地区及大埔道琵琶山段指明为禁餵区,禁止餵饲任何野生动物。任何人如触犯有关条例,最高可被判处罚款一万元,但至今仍有不少人无视法例而犯禁。

香港野生猴子总数目估计约1800只,主要分布在金山、狮子山及城门郊野公园。大公报记者日前在金山郊野公园附近的大埔道,看见现场至少约十名市民在餵猴子,当中有人将猴子抱于怀中喂食;有市民早有预备,拿出三大袋面包皮,倒于地上,吸引过百只猴子前来争食,其间亦有四只野猪前来分甘同味。现场虽挂有多张不准餵饲野生动物的告示,有关人士却未有理会。

原生于印尼及东帝汶的小葵花凤头鹦鹉,目前全球只有2000只,该鹦鹉已于《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红皮书》评为“极危”级别;2005年更已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附录一,禁止国际贸易,但偷猎情况依然严重。

约在1850年代,因小葵花凤头鹦鹉外表美丽常被捕捉作宠物买卖,或因跟随商人来到香港,由于本港自然环境并没有其天敌,加上受本地法例保护,因而得以在港开枝散叶。其主要栖息地为林地或森林边缘地区,常见于港岛北部的大型公园及半山区,香港公园更是牠们的集中地,现时本港约有200只,有市民看到此可爱的鹦鹉觅食时亦会餵饲。

近年市民潮兴饲养宠物,当中猫及狗最是热门,但随之而来的弃养潮亦大增,流浪猫狗数目增加,因而有不少人在街上餵饲流浪猫狗。大公报记者日前在跑马地山光道公园,看见一女子拿着水及器皿,及后在公园外围的石壆放置水及猫粮,数分锺后即引来流浪猫进食。记者向该女士查询,她称反对加大罚则监管餵饲野生动物,并指自己只餵流浪猫并非餵野生动物。

根据《野生动物保护条例》“野生动物”指在普通法上归类为驯化类动物(包括如此归类但迷途或被遗弃的动物)以外的任何动物,但不包括鱼类及海洋无脊椎动物。

香港高等教育科技学院(THEi) 兼职科学讲师梁浩文博士则指,以生物学角度,驯化类动物为并非当地原生,属于外来入侵物种,经人工或天然驯化而成的动物,如熊猫在许久前为食肉的动物,经人类驯化后,才变成食竹叶;另外一些猫狗,经不同种类的配种后,成为混种的猫狗,便是人工的驯化。野生动物即是当地原生的动物,如在香港出生,一代代在港生活。

梁浩文指出,白鸽属华南地区的物种,并非香港独有,有如红火蚁及白纹伊蚊均属外来入侵的物种,来到香港作栖息地,适应本港环境,因而是驯化类动物。他又称,明白渔护署为遏止野猪餵饲活动而加强相关法例执法,但需列出相关界线、准则及豁免,“唔好啲街市商贩在街市内餵白鸽,咁又犯法被罚。”

立法会环境事务委员会主席葛珮帆表示,现时接获市民最多的投诉是有关猴子、野鸽及野猪,当中野鸽的滋扰最为严重,其粪便造成环境污染,而拟新修订的《野生动物保护条例》中却没有考虑野鸽,当中是否涉及“漏招”,她希望在是次的修例中可入餵饲野鸽的规管以堵塞漏洞。

作者 bet365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